官方微信微官網
您當前位置: 首頁 >新聞資訊 - 行業快訊

國企向高質量發展時代奮力前行

作者:《國資報告》雜志 編輯:文宣部 發布時間:2018-03-01 15:34:52 點擊數:2891

2017年底,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了“高質量”發展的時代命題,為中國經濟下一步的發展指明了方向。

作為我國國民經濟的重要支柱,國有企業在實現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中承擔著重要歷史任務。2017年以來,甚至更早些時候,國企國資系統已經在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布局高質量發展方面做了不少工作,取得了顯著成效。

2018年初召開的中央企業、地方國資委負責人會議上,國務院國資委黨委書記郝鵬表示,五年來,中央企業發展質量和效益持續提升,國有資本不斷向關系國家安全、國民經濟命脈的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集中,瘦身健體扎實推進,科技創新取得明顯進展,國際化經營邁出新步伐。

發展質量的改善,使得國有企業的貢獻更加巨大。

黨的十八大以來,國企上繳稅費10萬億元,比上一個五年增長41.4%,稅費貢獻穩定在三分之一左右(不含關稅)。國企每百元收入中稅金占比為8.81元,是私企3.4倍,外企2.8倍。

此外,在引領綠色發展、防范化解重大風險、實現精準脫貧等多方面,發展質量穩步提升的國有企業都有搶眼表現。

當然,距離社會和時代的需求,國有企業在發展質量方面可改善的空間還很大。比如中高端產品服務供給能力亟待提高,部分企業“兩金”規模和增速較高,杠桿偏高、債務風險較大;部分企業管理基礎不扎實等。

中國建材董事長宋志平說,外國企業的經驗表明,凡是高速增長到一定水平就迅速轉向高質量發展的,企業就能實現從優秀到卓越,從大到偉大的跨越,成為百年老店。凡是一味追求速度和規模的,企業就會遇到種種問題甚至會轟然倒下。

因此,國務院國資委提出,2018年的工作主線,就是要“按照高質量發展的要求,深化供給側改革”。國務院國資委主任肖亞慶提出,新一年國有企業“效益要實現穩定增長,國有資本保值增值率、回報率進一步提升,企業流動資產周轉率進一步提高,資產負債率進一步下降”。

這一目標的提出,緊緊圍繞高質量發展的需要,為國有企業更好地進入高質量發展時代提供了良好的監管氛圍。

健體輕身補短板,實現平等競爭

整體來看,中國已經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,但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依舊突出。具體到國企領域,存在著歷史負擔重、企業發展質量不均衡等問題。

在過去的一段時間,各級國資委和中央企業堅持以新發展理念為引領,深入開展“三去一降一補”,大力推進結構調整,取得明顯成效,并探索出了一系列具有借鑒意義的經驗。

比如,在處僵治困工作中,華能集團針對不同的處置對象,提出了股權轉讓、政府控股、破產清算、關閉撤銷、強化管理等5種治理方式,推動“僵尸企業”加快處置,特困企業煥發新生。

其中,地處呼倫貝爾零下五十度地區的陳旗熱力公司、阿榮旗熱力公司、根河熱電公司,肩負著當地主要熱源供應等公共服務。對此,華能集團積極協調當地政府,共同對后續項目增資重組、退出控股權,同時繼續提供專業服務。

當前,華能集團20戶僵尸企業中,除已轉讓處置完的9戶外,其余11戶均不同程度減虧增利,2017年同比減虧16億元,企業負債率全面下降。

同時,華能集團將“處僵治困”工作與去產能結合起來。用22個月時間,退出8處煤礦、年產能1244萬噸,提前一年完成國資委任務,煤炭產業從2015年虧損29億元,到2017年盈利11億元。

在此過程中,華能集團充分發揮集團規模大、分布廣、產業全的優勢,確立了轉崗不下崗、轉業不失業的原則,明確了跨二級單位異地安置等辦法,涉及到的上萬名富余員工基本實現了內部安置。

華能集團董事長曹培璽說,通過探索這些辦法,既推動企業健康發展,也保障民生安全穩定,未發生一起穩定問題、上訪事件。

中遠海運在整合過程中,在全球范圍內清理整合了同一地區原來各自為政、相互競爭的公司190戶,強力清理關閉了無實質作用的特殊目的公司、空殼公司96戶,督促二級專業公司由行政管理型向生產經營型轉變,使集團管理層級由7級壓縮至4級以內,提高了從決策到執行的效率。

幾年來,僅中央企業就完成1200多戶“僵尸企業”處置和特困企業治理,實現減虧約1850億元。凈減少法人戶數8390戶,減少比例16.1%,節約管理費用135億元。

“去杠桿”是中央針對我國當前經濟進入新常態以后做出的重大戰略部署,幾年來,國企的去杠桿成效顯著。

數據顯示,2017年末中央企業平均資產負債率為66.3%,同比下降0.4個百分點?!把肫蟮墓婺1冉洗?,降0.4個百分點是非常不容易的,這對我們下一步繼續做好降杠桿奠定了很好的基礎?!憊裨汗飾芑峒剖ι蠐ū硎?。

一些之前負債率較高央企的局面得到有效緩解。比如,2017年中國鐵物如期兌付銀行貸款和私募債券本息37.4億元,負債率較年初下降33.9個百分點。

地方國企負債也在穩步減少。比如2017年末四川地方國有企業平均資產負債率為66.93%,比2015年初下降4.47%,連續三年下降。

在去杠桿過程中,國有企業綜合運用了市場化債轉股等手段。中國寶武等17家央企簽訂市場化債轉股框架協議5000億元,到位1800億元,其中,僅中船重工就完成轉股219億元。

在這方面,重慶鋼鐵的案例非常典型。

幾年來,重慶鋼鐵連續虧損,嚴重資不抵債。面臨著退市風險。重慶市國資委主任胡際權說,通過司法重整,市場化法治化轉債轉股化解債務417億元,重慶鋼鐵走出困境,重獲新生?!?017年重鋼實現扭虧為盈,解除退市風險,資產負債率降至30%以下?!?

國有企業普遍面臨著歷史包袱多、社會負擔重的壓力。幾年來,國企在三供一業移交、試點社會養老等方面不斷取得突破,為國有企業與其他市場主體站在同一起跑線上競爭創造著條件。

截至2017年底,全國三供一業分離移交或簽訂移交協議的達80%,其中供電87%。陜西、湖北等23個地方和64家中央企業超額完成年度目標任務。大慶油田、勝利油田等5個獨立工礦區開展剝離社會職能綜合改革試點。退休人員社會化管理在上海等試點城市取得積極成效。

此外,通過審計、巡視、監事會監督等手段,查漏補缺,追責警示,避免了國有企業出現大的風險。

面向未來,國務院國資委要求,2018年要進一步提高資金集中度,繼續降低央企負債,確保兩金增幅低于收入增幅,力爭實現重點行業兩金規模零增長。努力實現年底前僵尸企業基本出清,特困企業整體盈利。年底前基本完成三供一業分離移交、獨立工礦區辦社會職能剝離、企業辦教育醫療分類改革工作。

聚焦主業實業,不斷優化資源配置

聚焦主業、實業,是各級國資委的一貫主張?!骯釁笠堤乇鶚侵醒肫笠?,作為實體經濟領域的骨干中堅,必須立足產業報國,堅決聚焦主業、做強主業、提高主業發展質量,在振興我國實體經濟中發揮關鍵作用、作出重要貢獻?!焙屢舯硎?。

實踐中,國有企業內部的產品結構不斷優化完善,產業分布更加聚焦主業;國有資本更多地流向關鍵領域、新興產業,在不同區域間分布也更趨合理。

在三大通訊運營商中,中國移動向以移動市場為優勢,寬帶等領域發力較晚,優勢不顯。

2017年,中國移動在移動業務繼續領先的同時,加大了對家庭寬帶、政商市場、數字化業務的布局。目前,其無線上網業務收入占比超過一半,家庭市場收入增長貢獻超過三分之一。

產品結構的完善,讓中國移動保持了較高的發展勢頭。2017年,其主營業務收入增幅超過去年,高于行業平均水平。實現利潤1400億元,穩居央企首位,占央企利潤總額近十分之一。

比如,原港中旅集團之前涉足鋼鐵、電力、物流產業。這些業務資產占比近三分之一,收入占比甚至超過一半。港中旅董事會成立后,提出主業不主的局面亟待改善。2015年起,港中旅先后退出鋼鐵、電力、物流業務,因此減少的資產和收入均達到330億元。

與此同時,港中旅完成了與國旅集團的重組,更名為中國旅游集團,同時大力培育旅游新業態,穩妥發展旅游金融服務業務,企業面貌煥然一新:2017年營業收入559.2億元,利潤60.2億元,同比增長6%、10%,主業貢獻均超過80%。

為了在更大范圍內促進資源優化配置,這幾年,國企重組整合不斷:34家央企18對重組,地方則有171對。多家企業通過物理整合實現了化學反應。

重組一年來,中國寶武營業收入增長55%,利潤增長超過100%。 2017年,外運長航收入為1100億元,較其與招商局重組時增長30%,經常性利潤34億元,較啟動重組時增長70%。中國建材、中遠海運等重組企業在2017年也取得了非常好的業績。

當然,優化資源配置的路徑并非央企集團重組這一種。

在化解煤炭過剩產能時,國資委采取的是剝離非主業央企相關業務,重組到優勢企業。

2017年,作為煤炭整合平臺的中煤集團承接煤炭產能一億噸,涉及資產總額827億元。為接管企業提供50多億元資金支持,解決了200多億元到期銀行貸款接續問題。

與此同時,中煤集團加快自身改革發展、瘦身健體,累計去產能1600萬噸,實現了自身高質量發展:2015年虧損近40億元;2016年扭虧為盈,盈利15.8億元;2017年預計60億元,資產負債率控制在65%以下,同比下降一個百分點。

上述案例表明,目前這種聚焦國家戰略領域,堅持市場化導向,以橫向聯合、縱向整合和專業化重組為主要表現形式的重組整合是非常成功的。

除此之外,國有企業正在探索更多樣、更市場化的手段,比如基金。

截至2017年底,誠通集團發起成立的中國國有企業結構調整基金已投資553億元,完成交割347億元。先后參與中國國航等央企的非公開發行,帶動社會優質資本參與國企結構調整;先后參與中國一重、中鋼集團改革脫困;先后參與中國聯通、中糧資本等混改項目。

誠通集團相關負責人認為,該基金實現了推動國有企業結構調整和滿足市場化回報要求的“雙重目標”。

當然,資源優化配置不僅是舊動能升級,更主要的是新動能培育。在這方面,基金工具同樣發揮了巨大的作用。

比如,國有企業結構調整基金先后參與中車環境、京東金融等項目,布局了節能環保、智能制造等產業,實現了良好的市場回報。

再比如,國投旗下的先進制造業基金先后引領投資寧德新時代動力電池、“藍鯨1號”超深水鉆井平臺等先進制造業項目,與生物制藥企業阿斯利康合作投資全球領先的生物制藥研發中心,使得國投在新興產業布局中搶占了先機。

“為美好生活補短板,為新興產業作導向,就是國投的新使命”。國投公司董事長王會生表示:“國投七年前就開始產業轉型,現在有了實質性突破”。

精準脫貧是當前第一民生工程。央企承擔著超過40%國家重點扶貧縣的對口扶貧工作,2017年累計投入、引入各類資金近90億元。

為了更好地解決國內經濟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,國資委牽頭51家央企組建了中央企業貧困地區產業投資基金。這只由國投創益管理的基金已確定投資項目41個,投資總額近100億元,為貧困地區真正脫貧探索出了一條產業扶貧之路。

每當國家有重大區域布局調整,國有企業往往沖鋒在前。

雄安新區、大灣區等規劃提出后,國有企業都是第一時間響應并快速推動項目落實。比如,2017年國投已有三家企業落戶雄安,中投咨詢成功開出雄安新區建設第一標。一帶一路倡議提出至今,已有63家央企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承擔了1713個項目。

與此同時,中國國有資本的海外布局也在不斷優化。據統計,國企在海外的法人單位超過9千家,資產規模約6萬億元,分布在185個國家和地區。多家企業的海外收入、利潤占比突破三分之一。

比如,2017年,中國兵器集團公司海外業務營收1759億元,占集團收入41%,利潤45億元,占30%;中國交建的海外業務新簽合同額、營業額、利潤總額占比分別為24.2%,22.7%,44.5%。

再比如,國家電網累計對外投資195億元,成功投資運營7個國家和地區的骨干能源網,管理境外資產近600億美元,項目全部盈利。

面向未來,國務院國資委提出,國有資本要進一步向重點行業、關鍵領域、優勢企業集中,在大力改造傳統產業,積極培育世界級先進制造業集群的同時,將資源更多投向戰略性新興產業,努力搶占新一輪產業競爭的制高點。

與此同時,肖亞慶要求,要大力提高企業運行質量,加快生產要素的合理流動和優化配置,不斷提高投入產出效率,“推動企業理念、目標、制度、經營全方位適應高質量發展要求”。

創新驅動發展,改革激發活力

為了在未來競爭中搶占高地,國務院國資委提出,未來國企要將更多資源投向戰略性新興產業,努力在生態?;ば薷?、新能源汽車、北斗產業、網絡安全、工業互聯網、物流大數據、數字醫療、新材料等新興產業領域邁出實質性步伐,加快人工智能布局。

毫無疑問,前述行業對科技創新水平和市場反應能力有著更加嚴苛的要求。因此,郝鵬提醒說,國有企業特別是中央企業必須進一步增強?;瀉徒羝雀?,不斷提高創新能力?!安淮蔥戮兔揮蟹⒄?,有的企業可能很快就會被淘汰”。

整體來看,國有企業是比較重視科技創新的。僅央企投入的研發經費就占到全國的四分之一,并獲得了三分之一的國家科技獎勵。

2017年,53家中央企業獲得國家科技獎勵83項,占總數的35.2%。其中,不少創新成果已經位居世界前列。近幾年就有華龍一號、慧眼衛星、國產航母、C919、復興號高鐵等一系列重大科技創新成果相繼涌現,填補了相關領域的空白,甚至已居于世界領先地位。

比如,國家電網累計主導編制國際標準47項,掌握了電網高端技術裝備走出去的通行證。

再比如,黨的十八大以來,中國電科累計突破了1500多項關鍵技術,取得了40余項國際領先和1000多項國際先進的技術成果,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6項,一等獎8項。

成績源于重視。

“中國電科一直把科技創新作為全局工作的重中之重”。中國電科董事長熊群力說,中國電科黨組經過深入研究,提出了建設世界一流創新型領軍企業的目標,力爭到本世紀中葉,成為世界電子信息領域科學技術中心和創新高地,成為重大原始創新的策源地。

在應用方面,中國電科牽頭實施創新2030天地一體化信息網絡重大科技工程,自籌資金,初步建成先導工程;提出大數據支撐下的智能化社會安全防控新模式,研發近10萬套設備,在新疆108個縣部署,得到了中央領導同志的高度肯定。

近幾年,以華龍一號為代表的核電成為中國在海外的名片之一。作為華龍一號的重要推手,中廣核集團一直把科技創新作為集團實現快速發展的引擎,科技投入占主營業務收入比重連年保持在5%左右。

實踐中,中廣核集團探索了一套科技創新體系:一是打造產業聯盟,聯合產業鏈上下游83家企業成立了核電設備研發中心,在短時間內實現了大型鍛件、核級泵閥等關鍵設備自主化、國產化,為核電走出去奠定了基礎。二是通過混合所有制,推進與民企、外企協同創新。三是完善市場機制,激發內部創新潛能。探索了科研人員薪酬與科研績效聯動的科研成果轉化激勵機制。

“近幾年,中廣核的科技創新進入了收獲期?!敝泄愫思判攣歐⒀勻嘶葡傷?,除了自主三代核電華龍一號國內國際雙線推進外,過去一年,中廣核還陸續取得了電子束處理工業廢水、等離子體危廢處理技術、生物天然氣等一系列重大技術的突破。

當然,通過體制機制改革激發創新活力,并不是中廣核的專利。多家國有企業在這方面均有獨特做法。

比如,中國電子、武漢郵科院控股的16家上市公司實施股權激勵,中航工業、中國鐵建實施科技型子企業分紅激勵。

“創新是企業高質量發展的動力,改革是企業高質量的活力”。中國建材董事長宋志平說,華為的成功就得益于機制改革成功?!叭握遣粕⑷司鄣幕?,就是把財富更多地分給干部和員工,增加企業的凝聚力,這樣才可能做到世界一流”。

在做好上述工作的同時,國有企業還積極投身雙創事業。對此,李克強總理的說法是,雙創”不僅是個體和小微企業的興業之策,也是大企業特別是國有企業的興盛之道,是我國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新動力之源。

截至2017年底,央企共搭建雙創平臺970個,同比增長87%,建成實體孵化器和科技產業園區271個,同比增長5.9%。

2018年,國有企業在承擔好國家重大戰略科研任務的同時,將繼續提升原始創新、自主創新能力,加快建立以企業為主體、市場為導向、產學研深度融合的技術創新體系,孵化培育“特尖專精”的創新型小微企業。

當然,這一切仍然離不開改革舉措對創新活力的激發。

對此,肖亞慶表示,“鼓勵中央企業實施股權、期權、分紅等激勵措施,注重事業留人、待遇留人、情感留人有機結合,充分調動各類人才積極性和創造性”。

上一篇:專家學者建言國企降杠桿:有減有加 棄舊換新... 下一篇:中國金融業開放向更高水平邁進

{ganrao}